凤凰中国

高考落榜两次入狱后,他现在成了韩国新总统。

文在寅证实,他是从平民背景当选韩国总统的。他高考落榜,被判入狱两次。他现在已经成为韩国的新总统了!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亲信的政治事务引发的政治动荡持续了几个月,朝鲜半岛陷入新一轮紧张局势。

在这种情况下,韩国于5月9日迎来了史无前例的“夏季总统选举”。

经过14个小时的投票,选举中不断变化的情绪得到了解决。

据央视新闻报道,当地时间9日下午23: 50,韩国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Moon Jae in)来到光华门发表演讲,宣布自己在选举中获胜。

64岁的文在寅(Moon Jae in)于5月10日成为韩国新总统,他的人生经历可谓传奇。

曾边肖指出,公开数据显示,1953年1月23日,文在寅出生在韩国庆尚南路居吉市的一个平民家中。

作为一个孩子,文在寅一直生活在贫困中,因为他的父亲在他的生意过程中欠他的债。

根据文在寅(Moon Jae in)此前在接受韩国媒体采访时的声明:“我仍然记得,在国立学校(韩国小学的旧称)期间,我负担不起每月几十韩元的学生会费。因此,当我要求每月支付会费时,我会选择逃学,跑到海边一整天。我要到放学后才会回到学校。这成了我今后大力提倡“半价学费”的原因之一。

“据第一财经报道,文在寅(Moon Jae in)附近的一个人靳先生曾回忆道:“我听到文在寅自己说他学得更好,以第一名的身份进入高中,但由于他对社会的无助和悲观,他开始接触烟酒,甚至经常在附近“打架”。

也许是因为这段经历,它对他后来的行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此后,在高考落榜并复试后,文在寅以学校级别第一名的身份进入韩国庆和大学法律系,并获得了为期四年的全额奖学金。

在韩国庆和大学服刑期间,文在寅以学生会总务部长的身份领导了一场反对朴槿惠父亲朴正熙独裁的示威游行。1975年,军政府因他参加示威活动判处他八个月监禁,并要求开除该校。

出狱后,文在寅进入韩国陆军特战队服役。

有趣的是,在服兵役期间,他两次因出色的表现获得特战队队长的一等奖。

1978年,为了“养家糊口”,从特种部队退役的文在寅(Moon Jae in)选择去韩国西南全洛南路一座破败的寺庙努力学习,并于1979年通过了第一轮司法考试。

1979年,文在寅再次因参与多次反对朴正熙独裁的示威而被捕。

在此期间,文在寅参加了两次司法考试。当他听说他通过了第二轮司法考试时,他被拘留了。

据第一财经报道,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时,文在寅说:“录取通知书是我当时的女朋友亲自送来的,她现在是金正淑夫人。令我惊讶和无助的是,许多狱警在看到录取通知书后突然改变态度之前,以各种方式侮辱和鄙视我,并且一个接一个地“成年人”(韩国狱警称检察官和其他官员为“成年人”),对我表示尊重。这种现象也让我思考了很多。

”因为他被监禁的“犯罪记录”,文在寅没有成为法官,而是成为了律师。在同学们的介绍下,他遇到了卢武铉(后来的韩国总统),卢武铉当时也是一名律师,他们一起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

据报道,文在寅曾担任青瓦州政务司司长、民间社会司司长和行政办公室秘书。

2012年,文在寅首次以民主党候选人的身份参加总统选举,以微弱优势输给新国家党候选人朴槿惠。

选举前,许多投资银行认为自由派的文在寅或安哲秀会赢得选举。

无论谁当选,韩国都有望实施扩张性财政政策,也将促进韩国财阀公司治理的改善。

野村证券(Nomura)在其报告中表示,自由派在韩国组建新政府后,可能会提高高收入个人和大公司的税收,增加低收入家庭的福利支出,并为小企业提供税收激励。

根据这一判断,预计新政府将在6月份发布2017财年10万亿韩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6%)的追加预算。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报告中还表示,在过去10年里,韩国政府一直由保守派掌权。自由派很可能在就职后对政策进行重大调整。可能的措施包括:1 .增税+再分配政策;第二,财阀改革+对小股东更有利的条件;第三,促进工业发展,特别是中小企业。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认为,虽然有人担心增税会损害经济,但如果增税能够通过再分配政策转移到中小企业、个体企业和家庭,也将支撑短期经济增长。

然而,财阀的改革将使小型企业拥有更公平的竞争环境,并有助于提高生产率。

在货币政策方面,野村证券(Nomura)认为,鉴于自由党对韩国家庭债务高企的担忧,以及美联储(fed)正在进行的货币政策正常化周期,预计韩国央行将维持1.25%的利率,直至2018年上半年。

然而,野村证券(Nomura)认为,到2018年下半年,韩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可能会升至韩国央行2%的目标之上,而美国联邦基金的目标利率可能已经在1.75%-2%之间,因此韩国央行可能会被迫加息25个基点至1.5%。

根据之前的报道,金正淑夫人一直是文在寅最大的支持者。金正淑在2012年韩国大选时说:“当我参加前总统卢武铉的葬礼时,我以为下一任总统将是文在寅。

“虽然这一幕晚了将近五年,但它终究还是实现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