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自然

我知道你的孤独

被薄云覆盖的太阳像一盏被薄纱纸覆盖的灯一样明亮。光线毛茸茸的,混合在一起。

已经不再寒冷的风扫过光秃秃的树梢,对剩下的一两片枯叶敷衍地点点头。

河边,蒲公英和蓝眼睛在草地上盛开,几株不耐烦的油菜长满了金色的雄蕊。

在广阔的田野里,劳动者一个接一个地分散在自己的田野里。

在路边,玩“营养碗”的女人打开棉衣,手里拿着设备。她拿起土壤,压实,然后踩出。节奏平稳活泼。圆柱形的土碗整齐地一个接一个地排列着,等待浸泡过的玉米种子被压进去。

去年地里的一小堆棉杆被点燃了,噼啪作响,火焰熊熊燃烧,但是烟雾四处飘散。

放火的老人又矮又瘦,靠在耙子上,闷闷地咳嗽。

我提着一个篮子和一把铲子。

如果我空开始在田野里无所事事地游荡,工人们什么也不会说,但他们会带着淡淡的笑看着我。

我带着篮子和铲子,采摘野菜,虽然只是为了食欲,这也是一种劳动。我可以接近他们。

这个长江边的村庄是我的家乡。

我知道几乎所有在田里工作的人都超过50岁了。

每一片土地,每一片水域,甚至每一棵树都存在了好几年,我彼此都认识。

每个季节,每个传统节日,无论晴雨,我都会回来,在家乡的田野上散步,问候我遇到的人,河边的树,庄稼和蔬菜。

我见过年轻时玩“营养碗”的女人的美丽。当她还是新娘的时候,她太害羞不敢出门,也不跟任何人说话。

一天,她在搪瓷盆里洗头。我坐在门槛上,傻乎乎地看着她湿漉漉的黑发像瀑布一样垂下来,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我不禁赞叹道:多美啊!她分开头发,看着我,笑了。

后来,她教我洗头发,用桑叶编辫子,还教我识别扑克牌。

当没有人在那里的时候,她给我唱了“十件刺绣品”:一件绣有藤和草的刺绣品受到每个人的喜爱;我看到她中年时的辛劳和孤独。

她的男人是一个勇敢能干的木匠,他在首都游荡了很长时间,已经成为一名承包商。他的两个儿子也被带走了。

她独自在家在十多英亩土地上工作,服侍瘫痪的婆婆。

有一次,也是在野外,她对我说:“我认为他在外面挣钱和挣这么多钱没有任何用处。如果他呆在家里和我一起去田里,即使他不工作,坐在山脊上休息,抬头看他,我也会感到很舒服。”

现在,她满头白发,腰和背有点佝偻病。

她的婆婆去世了。孩子们在城里买了一栋房子。她仍然独自一人呆在装饰精美但日渐衰败的大楼里。

那个每年春节都会回来的人仍然是一个路人。

玩“营养碗”的女人停止了她的工作,告诉我这块没有野菜。她被除草剂杀死了。荠菜、龙蒿、野生大蒜和辛辣食物都不见了。让我去覆盖着薄膜的大蒜田看看。

我知道她不想说太多,她早就对讲述失去了兴趣,只专注于她脚下泥中的生活。

我也不想说话,现在北方广袤的冰雪正在融化,水的喃喃自语声还在我耳边回响。

在遥远的南方,天鹅已经出发了。

随着游客的离去,熙熙攘攘的春节即将结束。

留在村子里的老人站在地上,手里拿着农具,带着思想和希望。田野里的兴奋和繁荣正式开始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